當前位置:姍婷小說 > 其他 > 不滅的愛人是哪個小說 > 四季不滅的愛小說第2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不滅的愛人是哪個小說 四季不滅的愛小說第2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《四季不滅的愛小說》

小說介紹

《四季不滅的愛小說》這本書大家都在找,其實這是一本言情小說,小說的主人公是秦枝,講述了訂婚宴已經開始。

我目光乞求的看著陸祈川。

可他僅僅看了我一眼,就平靜的當著所有人的麵把花送給了秦思語,還有訂婚戒指。

這一舉動像是一巴掌狠狠地打在了我臉上,也將我幾欲脫口而出的質問全部逼回。

原來,他也是知情的。...

《四季不滅的愛小說》

第2章

免費試讀

訂婚宴已經開始。

我目光乞求的看著陸祈川。

可他僅僅看了我一眼,就平靜的當著所有人的麵把花送給了秦思語,還有訂婚戒指。

這一舉動像是一巴掌狠狠地打在了我臉上,也將我幾欲脫口而出的質問全部逼回。

原來,他也是知情的。

身後緊跟過來的紀寧按住我,「枝枝,不要鬨,鬨大了,難堪的是秦陸兩家。」

爸爸秦正也是一臉為難,「枝枝,你和思語都是秦家的孩子,事已至此,你就彆和妹妹計較了,爸爸媽媽會補償你彆的。」

又是這樣。

荒唐,卻理所當然。

16

歲那年的感覺再次來襲——不論我回來與否,不論我是否是秦家大小姐,他們選擇的都是秦思語。

我秦枝,隻是個笑話而已。

我氣得發抖,死死地攥著手心。

周圍看笑話的人越來越多。

秦思語笑得開心,陸祈川攬著她的腰,郎才女貌,好不般配。

冇有人顧忌我的感受。

我也不能鬨。

回秦家的這

6

年,為了配得上陸祈川,我拚命地學習各種知識。

包括禮儀情商,就是要做一個端莊得體的大家閨秀。

所以當著蘭城這麼多名門的麵,我不能上前去質問陸祈川和秦思語。

我隻能默默接受這一切,然後在日後成為整個蘭城的笑柄。

可是我嫉妒,我嫉妒我在陸祈川身邊

6

年,他從來冇有對我笑過。

也嫉妒,他怎麼能如此輕而易舉的接受秦思語站在他身邊。

他到底…有冇有考慮過一點點我的感受?

我盯著陸祈川,眼圈逐漸泛紅。

陸祈川熟視無睹,還伸手攬住了秦思語的肩膀——他要當著我的麵吻她。

在原本屬於我的訂婚宴上。

撕碎的心臟彷彿滲入刺骨的寒風,終於將最後一點餘溫都捲走。

我搖搖欲墜,緊緊咬著唇保持著體麵。

然而就在陸祈川攬著秦思語的肩膀,無視我的存在,要在所有人的起鬨聲中接吻的時候。

眾人一陣驚呼,卻不是為眼前兩人,而是因為我身後突然出現的男人。

驚呼之後,是針落可聞的寂靜。

冇有人敢說話,眾人屏住呼吸,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江妄從身後圈住我的時候,我還在看台上的那對壁人。

直到寬闊的大掌遮在我眼前,擋住了我的視線,我才反應過來。

他不允許我拿下他的手掌,很霸道的蓋住了我的眼睛。

但也擋住了我的狼狽不堪——我的眼淚快忍不住了。

他眉目邪肆,貼近我的耳邊,不顧眾人的目光,嗓音慵懶,「小爺送你的花還少嗎?還是說……」

他靠近,低啞的嗓音帶著寵溺,「你喜歡戒指嗎?跟我去領證,我每天都送你一枚又大又漂亮的鑽石戒指好不好?」

我冇回答他,也不知道周圍的人是怎麼看我的。

我隻知道那些嘲諷議論我的聲音消失了,我的耳邊隻有江妄強勁有力的心跳聲,和好聽的,又有點欠扁的聲音,「陸祈川能給你的,我能給你,陸祈川不能給你的,我也能給你,枝枝,不要陸祈川,跟我走好不好?」

江妄旁若無人的在我耳邊誘惑。

我壓下心裡翻湧的情緒,緩緩心神,又恢覆成那個冷靜從容的秦大小姐,然後才拉下他溫暖炙熱的手掌,「江妄,彆胡鬨。」

「我可冇胡鬨。」江妄突然用力,在我的驚訝中低下頭,曖昧地貼著我的臉頰,又問我,「枝枝,跟我走,好不好?」

「姐姐,你和江妄…」

軟糯無害的聲音在耳旁響起,不知道什麼時候,陸祈川和秦思語已經走到了我麵前。

我看了陸祈川一眼,他向來看不出情緒的眸子裡,一潭深色。

隻這寥寥幾個字,秦思語就將話題拉到我身上。

所有人都知道我秦枝是陸祈川的未婚妻,但是現在卻和江妄如此曖昧。

眾人看我的目光頓時指指點點起來。

他們似乎都忘了,就在前一刻,是秦思語當著所有人的麵,堂而皇之的搶走了我的陸祈川。

他們非但冇有指責,還都是祝福,祝福第三者插足彆人。

現在卻來指責我?

我深吸一口氣,幾乎快剋製不住怒意,冷冷的笑著,「秦思語,你是以什麼立場來質問我?就算我和江妄真有點什麼,輪得到你來置喙?」

秦思語見我居然毫不客氣的反擊,又是一副小白花的模樣,「姐姐,你是怪我嗎?我知道我不好…可是我剋製不住自己的心意……對不起…姐姐…」

「夠了。」

秦思語的每一個字每一句話都讓我覺得噁心,我連看她演戲的**都冇有。

江妄懶懶的抬起眼皮睨了一眼秦思語,語氣涼薄而譏誚,「不要每次所有便宜都占儘還要做出一副我是受害者的可憐樣子。」

秦思語臉上完美的神色終於繃不住,想發作卻又礙於人多,最後委屈的躲在陸祈川身後。

江妄摟住我的肩膀轉身向前,眉眼夠邪夠拽,旁人即使對我好奇,也不敢多看一眼。

隻是陸祈川,在我越過他的時候他伸手攥住了我的手腕。

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,陸祈川向來溫淡的嗓音聽著有些怒意,「秦枝,你什麼時候和江妄在一起的?」

怎麼,這話說的好像是我背叛他了?

我尚未回答,身邊的江妄盯著陸祈川和我手臂交握的地方,舌尖抵住下頜,滿臉的不耐煩,「鬆開。」

陸祈川冇動。

一邊的秦思語像是如臨大敵。

她忌憚江妄的身份,又緊張陸祈川此刻質問我的樣子。

她往前一步,拉住陸祈川的手臂,故意說道,「祈川哥,我們還是彆在這個時候問了吧。萬一鬨大了,對姐姐的名聲也不好…」

她壓低了聲音,一副為我著想的樣子,但是場上這麼安靜,誰能聽不到她說的話呢。

江妄蹙眉,滿身邪戾,「醜女人,你瞎說八道什麼?」

秦思語頓時一陣瑟縮,委屈極了。

陸祈川護著秦思語,冷冷的看著江妄,「你放尊重點。」

話音剛落,江妄就一拳砸了上去。

眾人一陣驚呼,秦思語更是尖叫。

江妄這拳砸的夠狠,陸祈川冇有設防,狼狽的後退,握住我的手腕也鬆開了。

江妄冷笑,踹開礙事的桌子,將我護在懷裡,然後抽過一邊的餐巾,拉過我的手腕,仔細的擦,又溫柔又細緻,好像剛剛打人的不是他一樣。

我抬頭,看著江妄,後者眉眼依舊邪戾。

我剛想指責江妄不該打人,就看到他身後的陸祈川反應過來要揍他。

「小心!」我驚呼。

江妄最後在我的手心擦了一下,「彆讓陸祈川碰你。」

然後轉身就和陸祈川打了起來。

兩個男人,誰也不讓誰。

原本體麵熱鬨的訂婚宴一下就混亂了起來,江妄狂妄桀驁,誰都攔不住。

而向來冷靜的陸祈川,今天也跟瘋了一般。

秦思語一聲又一聲的尖叫,賓客們都被嚇的躲到一邊。

周圍的保安都不敢阻攔,江妄和陸祈川,冇有一個是他們惹得起的人。

「江妄,彆打了。」我伸手想要阻攔,江妄打架的過程中還不忘回頭看我一眼,

「你他媽站那彆動,小爺今天不打死他,小爺就不叫江妄!」

「你看看你,好好的訂婚宴都因為你成了什麼樣子!」

因為阻攔不了,紀寧憤恨的瞪著我。

秦正也是一臉愁容,「怎麼就打起來了,好好的訂婚宴,這是在乾什麼!」

我攔著江妄的手一僵,如果換成是秦思語在訂婚宴被人插足,現在出頭的就是爸爸媽媽了吧?

先前那些賓客之所以態度不同,還不是因為我父母對我的態度?

而江妄為我不平,他們卻覺得是在胡鬨。

因為我毀了秦思語的訂婚宴嗎?

可是明明,這是我的訂婚宴啊。

「江妄。」我垂下手,喊著江妄的名字,試圖讓他冷靜,但是冇用。

江妄很瘋狂。

我不得不走過去,在江妄一拳又要砸下去的時候,擋在他麵前。

淩厲的拳風在我麵前不到一厘米的地方停住。

江妄眉頭皺的厲害,「都他媽讓你彆動了!」

——後麵的話卻不自覺變得溫柔中帶著懊惱,「打到你怎麼辦?」

我順勢拉住他的手臂,委屈快溢位眼眶,「江妄,彆打了。」

我很累很累,很想逃離這個地方。

江妄突然愣住,手裡揮舞的拳頭一下就放了下來,捧著我的臉,「枝枝,我是不是惹你生氣了。」

「冇有,我隻是想離開。」我拉著江妄的袖子,現在誰也不想見。

江妄連忙踢開路上礙事的桌椅,「走,不打了。」

然而陸祈川還是不死心,再次拽住了我的手臂。

我深吸一口氣,在江妄快發狂的邊緣扯掉陸祈川的手。

陸祁川起初不肯放手,我便用儘所有力氣,一巴掌扇了過去,他英俊好看的臉偏向一邊。

秦思語尖叫,我冷笑,「陸祈川,你這又是在做什麼?惺惺作態嗎?十分鐘之前難道不是你把戒指遞給秦思語的嗎?」

陸祁川偏過的側臉,薄唇緊緊抿著。

秦思語牢牢的護著他,生怕我搶走陸祁川。

我不知道他們是如何達成協議把未婚妻的身份換成秦思語的,但是看著兩人站在一起的模樣,我隻覺得我的曾經是個笑話。

我為了陸祈川放棄喜歡的舞蹈,改學金融,我想成為他稱職的妻子。

我知道陸祈川早年打拚公司,胃不好,我學會做好多不同的菜,每天為他做飯。

陸祈川想要事業,我就學會喝酒,陪著他在酒桌上和那些商人周旋。

陸祈川生病,我攬下所有的工作,讓他好好休息,結果他好了,我病了,可是陸祈川卻從來冇有看我一眼。

陸祈川,陸祈川。



16

歲被他救起的那一刻起,我所有的時光裡全部都是陸祈川。

我彷彿隻會為他而活。

我天真的以為隻要我夠好,他總有被我打動的一天。

可是到最後卻發現,原來我隻感動了自己。

真是個傻子。

我抬眸,看向陸祈川,

「陸祈川,訂婚快樂,恭喜你得償所願。」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